盘点华人与政要明星趣事:有人走红 有人“挨打”

时间:2019-06-07
author:茹逋

盘点华人与政要明星趣事:有人走红有人“挨打” 奥巴马在白宫午宴上和儿童健康食谱大赛的得奖者握手交谈。(美国《星岛日报》) 金像奖影帝马奇(左)与陈梓湖。(美国《世界日报》/陈盈霖 摄)

  中新网5月29日电 题:盘点华人与政要明星趣事:有人走红 有人“挨打”

  作者 于小�� 王海波

  俗话说,“地球上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”,炎黄子孙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,有中国游客感叹,五大洲四大洋,中国人的面孔可谓无处不在;又有人说,“没有中国人办不成的事儿”,聪明的华人不仅把中华文化发扬光大,让老外成为中餐及中式艺术等传统中国符号的拥趸,也成功融入当地社会、接受当地文化,把诸如西餐、西洋乐器等西式东西玩得样样精通,甚至不输老外。

  海外华人凭着自身的聪明才智,为当地社会做出了贡献,在与主流社会的互动中,自然也产生许多有趣的故事。他们有的是当地“知名”的大厨,有的是享有盛誉的设计师,有的是才华横溢的艺术家,还有的是普通人,却通过自己的方式成功和一些名人搭上交集。下面小编就为网友盘点一下华裔与名人间的那些“趣事”。

  中华美味吸引政要明星 华裔厨师白宫受“礼遇”

 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白宫走红地毯、跟美国总统奥巴马握手、再跟第一夫人米歇尔共进午餐。来自门罗公园市(Menlo Park)的12岁华裔女童史科特就是其中一位幸运儿。她在白宫举办的第二届儿童健康食谱大赛上凭着自制的“生菜包猪肉豆腐”成为加州代表,成为受邀到白宫参加晚宴的54名幸运儿之一。史科特谈到这份经验时表示:“我最喜欢的部分就是见到米歇尔并跟总统握手,他们非常友善。”

  史科特华裔母亲Jean Lum Hoy(许琳,音译)描述当日情况说,活动视为国宴,白宫为参加儿童和家人铺红地毯欢迎,所有人被介绍时还有仪仗队陪同入场,并与第一夫人对谈一会儿。史科特表示,她的菜谱灵感来自母亲平日煮的猪肉菜色。她提到,加入豆腐和蔬菜,再用生菜包住来吃是她的主意。她总结此次白宫之旅说:“简直酷毙了!”

  同样为奥巴马服务过的还有华裔厨师Anthony Hoy Fong(徐峰,音译)7年前,Anthony Hoy Fong还在奥克兰经营蔬果生意。7年后的今天,他已是誉满全球的顶级厨师,并多次为奥巴马掌勺。回想起给奥巴马做午餐的事,他依然历历在目:“当时真是惴惴不安。之前有关方面进行了背景审查。通过之后,秘密部门将我从酒店接走,直接就从后门开进了白宫……”迄今为止徐峰已为奥巴马做了3次饭。现在,他已经是Top Chef University的COO,拥有了自己的品牌和生意。

  除了政要,中华美食还吸引了好莱坞明星的目光。80岁的陈梓湖来自台湾,在美打拼60年,如今成了制面达人的他,早年曾在好莱坞开中餐馆,令他津津乐道的是当年接待好莱坞“大腕级”贵客的过往点滴。

  1965年陈梓湖在好莱坞燕京楼当服务生,他第一个看见的明星是两度夺得金像奖影帝的弗雷德里克•马奇。他说,记得那天马奇的经纪人因汤上错程序问题找他交涉,双方一度有些误解,经过沟通,直到后来对方对餐点很满意,经纪人才告诉他“你知道他是谁吗”?陈梓湖才恍然大悟。餐后,陈梓湖大胆询问马奇“可否拍照留念”,不料马奇说,“你知道要我签个名要多少钱?现在还说要拍照?”随后这位大明星笑着说“这餐我很满意,你要拍多少照片都可以”,“这时才知道大明星在开我玩笑”。

  另一个让他津津乐道的故事,是得过多次金球奖影帝《朱门恩怨》的哈格曼(Larry Hagman)。陈梓湖说,头一次哈格曼到燕京楼吃饭,店里几乎打烊,他燕京楼只收现金,但他表示仅能付支票。最后还是陈梓湖向经理担保“大明星的支票,应该不会跳票”。那餐饭哈格曼吃得很愉快,最后竟表示以后每周三下戏后都来燕京楼吃饭。哈格曼大手笔给了他40元小费。在当时薪水每小时三毛钱,一家八口一个月花20元有找的年代,可以想见大明星的慷慨。

  1973年陈梓湖在好莱坞日落大道开大中华餐馆,距CBS仅一街之隔,名人光顾更多了。其中,得过影艺界奥斯卡、格莱美、艾美与东尼奖四大奖项的梅尔•布鲁克斯最喜欢外卖,布鲁克斯为人亲切大方,就连外卖一个5元多的便当,一出手小费就是20元。此外,2012年过世的歌手安迪威廉姆、哑剧演员乔治伯恩斯等都是大中华餐馆的座上宾。当时担任首任加州州长的杰瑞•布朗、洛杉矶市长汤姆•布莱德利等,陈梓湖也都接待过。

  华人如此手巧,在有关餐饮的奖项及表彰上必然有所斩获。活跃在日本京都“京都接待大使”、中国料理人杨正武就作为“京都招待大使的实践者”,受到京都市长的表彰。杨正武是华侨二代,其在京都四条通开的中国菜馆不仅受到当地普通民众的喜欢,中国本土的贵宾及日本一流企业首脑和著名人士也爱光顾。老板兼厨师的杨正武活用自己所掌握的中医中药知识,利用冬虫夏草等烹调出高级中华料理和中国素食等,并结合日本当地人的饮食习惯,在使用佐料等方面精益求精,创造了吸引包括高僧在内的各个阶层客人的京都风格中华料理。